Z 3app字幕网

  

其實,此刻的夜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麼,她隻是覺得,不能就這麼把蘇銳給放走瞭。

她還想在這樣的氛圍之中多沉浸一會兒。

隻是,很熱。

似乎從夜鶯的體內生發而出一種強大的熱量,把她全身都給包裹在內瞭。

這種熱量似乎是迫切的需要一個宣泄的出口,但是,夜鶯在這方面可沒什麼經驗,根本不知道這出口該怎麼去尋找。

此時,雙手摟住蘇銳,完全是夜鶯下意識的動作。

她的腦子裡面一團漿糊,幾乎所有的行為都是遵從於本能。

“這……”蘇銳隻感覺到自己的呼吸也變得稍稍有些急促瞭起來。

從夜鶯口中輕輕噴出的熱量,打在蘇銳的口鼻之上,似乎也把蘇銳體內的火苗給點燃瞭。

“這……”蘇銳近距離的看著夜鶯那水汪汪的大眼睛,喉嚨上下滾動瞭幾下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隻是越發的幹渴灼熱瞭起來。

“先別走。”夜鶯說道。

她摟著蘇銳的脖子,不讓他起身,讓這個男人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身上。

至於接下來該怎麼辦,夜鶯也不知道,她可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。

更何況,自己難得這麼主動啊。

“我這樣會把你壓著的。”蘇銳總算是冒出來一句。

然而,在說這話的時候,他還低頭看瞭看有沒有把夜鶯給壓壞。

這個動作,讓夜鶯的俏臉頓時變得通紅瞭。

其實,在上一次打穴激發身體潛能的時候,夜鶯在蘇銳面前暴露的可比現在還要多不少,折騰的幅度也要大得多,可是,為什麼這一次的某種感覺要比上次強出那麼多來呢?

“蘇銳……”夜鶯摟著蘇銳的脖子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於是,她便閉上瞭眼睛。

這姑娘流露出瞭一副任君采擷的樣子來。

此時,夜鶯的狀態,和平日裡的高冷,形成瞭極大的反差,可越是這樣,越是會激起異性的強烈興致,而且,吸引力也是呈幾何級數在增長著,定力差者根本抵抗不住。

看著這嬌俏的面龐,誘人的紅唇就在眼前,蘇銳已經覺得自己的頭腦有些不太清醒瞭。

蘇銳伸出一隻手,把夜鶯的短發撩到瞭耳後。

在這個過程中,他的手指在微微顫抖著。

而夜鶯也是一樣,睫毛也在微顫,看起來極為的動人。

事實上,這姑娘的心臟都已經快要跳出嗓子眼來瞭。

“蘇銳。”等到蘇銳把自己的頭發撩開,夜鶯終於睜開瞭眼睛,輕聲說瞭一句。

在她的眼眸之間,流淌著些許熱量與情意,但並不像之前那般迷離。

“怎麼瞭?”蘇銳問道:“你是有什麼問題想問嗎?”

“你會不會看不起我,覺得我是個隨便的女人?”夜鶯紅唇輕啟,問道。

這丫頭從小在翠松山中長大,在某些方面的意識確實是比較偏傳統一些,那一次穿著黑色比基尼追擊蘇銳,已經是她做的比較“出格”的事情瞭。

不過,夜鶯的這句話,倒是把蘇銳給變得清醒瞭一些。

“千萬別這樣想,咱們兩個好像也沒發生什麼啊。”蘇銳笑瞭笑,然後看著夜鶯的眼睛:“你之所以這樣想,就是因為,還沒有做好完全的心理準備……其實,我也一樣。”

“不,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瞭。”夜鶯看似有些倔強地說道。

不過,說完這句話,她的眼神裡面閃過瞭一抹猶豫之意……嗯,好像還差那麼一點意思啊。

“不著急,其實,很多事情,我也沒想好。”蘇銳笑著說道:“尤其是……關於未來。”

說著,他從夜鶯的身上把身體支撐起來瞭。

這一次,夜鶯並沒有再迷亂的摟住蘇銳不讓他起身。

至於蘇銳有沒有對此戀戀不舍或是流連忘返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瞭。

本來是要打一場架,結果打著打著就打到床上去瞭,男女關系的復雜程度,由此可見一斑。

“關於未來的事情?也許,是我分不清情和欲?”夜鶯糾結瞭一下,問道。

其實,這個問題還挺可愛的。

也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明瞭,其實夜鶯是非常在意蘇銳的真實看法的,更在意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形象。

“這個問題……咳咳……別這樣想,並非如此啊。”蘇銳說道,他是生怕夜鶯對此產生瞭不一樣的認知。

夜鶯躺在床上,自己身上的熱力似乎還並未完全退去,想著之前所發生的情景,她隻覺得自己簡直要羞死瞭,可是,雖然剛剛沒有邁出那最後一步,可對於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,夜鶯的心裡面還是有著很多很多的期待。

隻是,今天晚上……不知道能不能繼續呢……

要不,再調整調整狀態,試一下?

反正蘇銳進瞭自己的這扇門,夜鶯就沒打算讓他天亮之前離開。

哼,哪怕是打架,也得打到天亮才行!

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忽然響起瞭門鈴聲。

這讓蘇銳的眉頭輕輕一皺。

而夜鶯的神情也是有些意外,心中更是有些微微的惱火。

這大晚上的,誰這麼沒眼色的來打擾自己啊!

都已經十一點多瞭,按門鈴本來就有些不正常。

蘇銳的眼睛裡面流露出瞭警惕之意,隨後說道:“我去開門吧。”

“不,這是我的房間,還是我去吧。”夜鶯說道。

“也好,如果有危險,我從旁策應。”蘇銳回答。

門鈴聲還在繼續響起。

夜鶯走到貓眼處一看,頓時露出瞭意外的神情,甚至眼神都有些僵硬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蘇銳剛剛問出這句話,便見到夜鶯直接把門給拉開瞭。

一個身穿道士長袍的平頭男人正站在門口。

這……張不凡!

他怎麼來瞭!

這位翠松山的掌門人,此時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。

“正在房間裡面鍛煉呢?這麼晚沒有打擾到你吧?”張不凡說道。

他現在對自己的弟子說話都很客氣瞭,也不知道是不是由於蘇銳的緣故。

“師父,你怎麼來瞭?”夜鶯很震驚,很意外,也很尷尬。

不過,她穿著這一身運動裝備,看起來確實是挺像鍛煉的,也難怪張不凡會誤會。

殊不知,房間裡面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呢,剛剛打架都已經打到床上去瞭。

更震驚的則是蘇銳瞭。

他萬萬沒想到,張不凡竟然會在這個時間點兒突然來到瞭葉普島!

開什麼國際玩笑!

你這個老傢夥,是從翠松山瞬移過來的嗎?

蘇銳想要找個衣櫃鉆進去都來不及瞭!

不過,人傢張不凡又不是來捉奸的,你有什麼好躲的?

“我能進去嗎?”張不凡問道:“有事情。”

“當……當然可以。”夜鶯的俏臉通紅,側過身來,讓張不凡走進房間。

於是,張不凡便看到瞭光著上半身的蘇銳瞭。

最怕空氣突然安靜。

幾秒鐘後,張不凡才開口:“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?”

沒辦法,人傢老張雖然見過不少大風大浪,但也從來不曾見過這種場面啊。

敢情這一男一女剛剛在房間裡要那個啥?

“咳咳,這個……”蘇銳訕訕地說道:“不是你想得那樣子。”

夜鶯也紅著臉說道:“師父,你別誤會,我剛剛就是把蘇銳拉到房間裡面,想要試試我的身手。”

“哦。”張不凡面無表情的點瞭一下頭。

顯然他的心裡面完全不相信這倆人的說法。

大晚上的,在房間裡面打架?

還穿的這麼少?

趁著這個工夫,蘇銳抓緊把自己的浴袍從地上撿起來穿上瞭,這樣好像還多瞭一點安全感的樣子。

…………

客廳的沙發上,張不凡獨占一張沙發,蘇銳和夜鶯並肩坐在另外一張沙發上,看起來就像是女孩在帶著男朋友見傢長。

“其實,你們不用緊張,我對你們兩個的事情從來沒有反對過。”張不凡沉默良久之後,才說道。

作為師父,他當然能夠看出夜鶯的局促感。

這兩人之間要是沒有事兒可就見鬼瞭!

“我明白,其實我倆還真的沒有什麼事,就是互相督促,互相幫助。”蘇銳說道。

隻是,他這句話讓人莫名的想要打他一頓。

好像是吃瞭豆腐不認賬,提上褲子不認人,拔……呸呸呸。

夜鶯紅著臉也不吭聲。

畢竟,這種情境下被師父撞到,簡直太讓人感覺到羞恥瞭!

“我外出遊歷天下,知道夜鶯沒走,特地尋到這裡。”張不凡說道。

“師父,恐怕你這次想見的不是我,而是蘇銳吧?”夜鶯總算開口說道。

她的心裡面跟明鏡兒似的。

但是,現在的夜鶯真的很想找個地縫鉆進去,畢竟,她讓師兄弟們全部先回翠松山,自己卻單獨留下來和蘇銳在房間裡面對練,這……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。

張不凡說道:“沒錯,我是來找蘇銳,有事相求。”

有事相求!

老張的這姿態放得可著實太低瞭!

“我不太明白,老張你說的詳細一點。”蘇銳說道:“而且,雖然我不太喜歡你,但是你不用對我這麼客氣,我會起雞皮疙瘩的。”

張不凡並不在意蘇銳的態度,而是說道:“華夏江湖需要一個領頭羊,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,我想,沒有誰比你更合適。”

沒有人比你更合適!

超級護花天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