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铃声红包版app官方版

第五百五十章領導來瞭

趙中遙聽瞭,心裡就是有些生氣瞭,他瞪瞭一眼張連營說道:“我真不知道除一下雜草,又有什麼累的。你們這活,跟車間裡面的工作比起來,根本不算什麼。”

陳東山聽瞭趙中遙的話,就也有些生氣地說道:“趙廠長,那是因為你年輕,等你到瞭我們這個歲數,你就知道什麼叫力不從心瞭。”

張連營聽瞭,也在一邊附和瞭一句說道:“是呀!趙廠長,你們都是年輕人,當然感覺無所謂瞭,你可知道我和老陳,都是六十多歲的人瞭,怎麼能跟你年輕人比呢!”

趙中遙聽瞭,就又看著陳東山和張連營說道:“我知道,你們歲數大瞭,可我們基地,現在的生產任務很重,要是放在平時,我怎麼會讓你們去幹活呢!

還有,上級領導也說瞭,再過幾天,就要到我們基地來視察呢!其中,還包括著對各個基地的環境衛生的檢查工作。我還是希望,我們在努力完成生產任務的同時,也把環境衛生給整治好瞭。之前,你們自己也說瞭,我們不能光顧著生產工作,而忽略瞭其他的工作。所以說,你們倆也要辛苦一下,把環境衛生再整治一下。不說,能拿到什麼環境衛生的獎勵什麼的,最起碼能讓領導感覺,我們的環境衛生還算是可以,還說得過去吧!”

“好瞭,我們知道瞭,我們會把環境衛生整治好的,一定能通過上級領導的檢查的。”陳東山聽瞭趙中遙的話,就又敷衍瞭事地說瞭一句。

“行瞭,那就這樣吧!希望,明天你們能把廠區裡面的雜草都給處理一下,不能在我們的衛生區之內,看到雜草叢生的情景。希望,你們打掃完衛生後,能夠通過上級領導的檢查。”

趙中遙就是把這一件工作交給瞭陳東山和張連營瞭,他不管這兩是怎麼想的,他反正就是把這一項光榮的任務交給他們瞭。

“好瞭,我們知道瞭。”陳東山看著趙中遙就是答應瞭一句。

趙中遙也沒有再說什麼,就是又看瞭一眼陳東山和張連營,就離開瞭他們倆的辦公室瞭。

陳東山和張連營看趙中遙走瞭,就又開始肆無忌憚地謾罵起來。

“什麼玩意,還管我們,這樣的領導也算是領導嗎!根本就是一個工人嗎!”張連營一看趙中遙走瞭,就又開始謾罵起來。

“是呀!真不知道劉主任是怎麼回事,就是看上瞭趙中遙這小子瞭,他要說有一些軍工專傢的才能那也說的過去。你說要是讓他當個軍工專傢,那我們也不能說什麼。可怎麼能讓他當什麼軍工基地的領導嗎!他根本就沒有這本事嗎!”張連營現在也看著陳東山就也漫罵起來。

就這樣,趙中遙隻是把這一項打掃衛生的工作交給瞭陳東山和張連營瞭,他隻是還在車間和工人們一起努力完成生產任務呢!

而陳東山和張連營,根本不把趙中遙的話放在心上。他們倆依然是我行我素,對於趙中遙交待的打掃衛生的任務,隻是偶爾去做一些樣子,根本不用心完成自己的工作。

趙中遙也不想和這兩個老傢夥計較,畢竟,他自己還有做不完的工作呢!也沒有必要因為這兩個老傢夥,就是整天和他們嘔氣,實在是不值得。

所以說,現在趙中遙明明知道這兩個老傢夥那也是專門跟他作對,他也不想和這兩個老傢夥生氣。

現在對於趙中遙來說,生產任務是第一位的,其他事情都是小事情。趙中遙隻是一心抓生產,對於環境衛生的工作,他反正是交給瞭兩個老傢夥,要是他們不能夠完成這一項工作,那他也沒有辦法。

就這樣,又過瞭幾天後,上級領導就是通知趙中遙,說他們要馬上到總裝備部下屬的各個軍工基地進行檢查工作呢!

趙中遙接到瞭這個通知後,就去找陳東山和張連營瞭。

陳東山和張連營的辦公室。

“陳專傢,張專傢,剛剛我接到瞭上級的通知。說總裝備部的領導,很快就要到我們基地來檢查工作瞭,這檢查的工作,不隻是車間生產的工作,還有環境衛生的工作。

我之前,已經把這一項環境衛生的工作交給你們倆瞭。你們自己趕緊再把環境衛生打掃一下吧!等一會,領導來的時候,希望,我們的環境衛生有一個大的改變。”

陳東山和張連營一聽趙中遙這話,就是有些不在乎。張連營就又看著趙中遙說道:“趙廠長,你放心吧!我們已經把環境衛生打掃的差不多瞭。上級領導要是知道這環境衛生是我們倆負責的,他們也就不會說什麼瞭。”

趙中遙聽瞭張連營的話,就也又說道:“那好吧!既然你們這樣說的話,我也就不再說什麼瞭,你們自己看著辦吧!要是你們覺得,你們的面子大的話,那我也就不再說你們瞭。好瞭,你們就繼續休息吧!我去車間瞭。等一會,上級領導要來檢查,我得趕緊把車間裡面的環境衛生給整治一下。”

趙中遙已經不願意跟這兩個老傢夥在這裡扯皮浪費時間瞭,他隻是瞪瞭陳東山和張連營一眼,就又走出瞭他們的辦公室瞭。

陳東山現在就又和張連營相互看瞭一眼,兩人還都得意的笑瞭起來。感覺,趙中遙也拿他們沒有辦法呢!

“老陳,這下可好,趙中遙這小子,也拿我們沒有辦法瞭呀!”張連營一想到,剛才趙中遙那又生氣又無奈的表情,就是感覺有些得意呢!

“真沒有想到,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,還是有意義的嗎!這下,趙中遙也拿我們沒有辦法瞭,他想讓我們給他當牛使,這怎麼可能,我們可是老專傢,又不是車間裡面的工人,還想讓我們幫他打掃衛生,真是豈有此理。看他趙中遙還能拿我們怎麼辦。”

張連營一想到剛才趙中遙那又生氣又無奈的樣子,他也是心裡一陣高興,感覺,這下,他們倆算是又戰勝瞭趙中遙一回瞭。之前,他們還想,趙中遙讓他們打掃衛生,他們倆會吃虧的,畢竟,他們倆是‘偷雞不成蝕把米’瞭。

可現在的情況來看,這一件本來是不好的事情,好象又變成好的事情瞭。通過這一件事情,陳東山和張連營就是故意糊弄趙中遙,對他安排的工作隻是敷衍瞭事,可趙中遙也拿他們沒有辦法。

趙中遙去瞭車間後,就是又和工人們一起,把車間的衛生都打掃瞭一遍。畢竟,這一次上級領導來瞭之後,那肯定是要到車間去看看的。環境衛生要是不打掃好的話,那領導是肯定會批評的。

在趙中遙的安排下,車間裡的職工們都一起把整個車間的環境衛生給打掃瞭一遍。由於人多,也都是年輕人,這也就用瞭半個小時,就把整個車間的環境衛生給打掃瞭一遍瞭。

趙中遙看車間裡面的環境衛生都打掃的差不多瞭,這就又讓大傢繼續進行生產工作瞭。

也就在他們剛剛把車間的環境衛生打掃好後,趙中遙就接到瞭一個電話。是劉主任打來的,說他馬上就要和總裝備部的其他一些領導,要來到他們308軍工基地瞭,要趙中遙和兩個老專傢一起到門口迎接一下。

趙中遙接到這個電話後,就把趙剛叫瞭過來。告訴他,讓他告訴車間裡面的工人們,要他們都好好工作,不要在這個時候搗亂。趙剛聽瞭,自然也是點頭答應瞭。

說瞭之後,他就走出瞭車間瞭。

趙中遙從車間出來,就又來到瞭陳東山和張連營的辦公室裡。

陳東山和張連營一看趙中遙又過來瞭,就又有些緊張,不知道趙中遙又要讓他們幹什麼工作呢!不過,他們倆有瞭之前的經驗,就想,不管你讓我們幹什麼工作,我們就糊弄你,看你能拿我們怎麼辦。

趙中遙來到陳東山和張連營的辦公室裡。他看著陳東山和張連營說道:“等一會,劉主任和總裝備的領導都要到瞭,我們一起到大門口迎接一下吧!”

一聽是這個帶來,陳東山和張連營心裡才算是放心瞭。

“哦,好,我們馬上過去。”陳東山一聽趙中遙說的事情,就是馬上答應瞭。

“好,我也過去。”張連營一聽趙中遙說的事情,他也放心瞭,馬上也點頭答應瞭。

說完這些話,趙中遙也不願意在這裡多呆,也不願意跟這兩個老傢夥囉嗦什麼,他就是先走出瞭房間瞭。

陳東山和張連營又相互看瞭一眼,就也跟著趙中遙一起走出瞭他們的辦公室瞭。

三個人一起從辦公樓下來,一起向基地的大門口走去。

很快,他們就來到瞭大門口。

就在趙中遙他們走到基地大門口時,就看到從遠處的公路上面,開來瞭幾輛黑色的小轎車。

很快這幾輛黑色的小轎車就開到瞭他們基地的大門口。車子停穩後,就有幾個穿著講究的中年男人,從小車上面下來瞭。

走在前面的人,正是劉主任。後面跟著的是王主任。再後面,是三個趙中遙不太認識的人,看來都是基地的領導。不過,看樣子,這一次來的這些領導,也並不是什麼大領導。要不然的話,劉主任也不會走在最前面瞭。

劉主任現在一看到趙中遙,就走過來,先給身邊的其他領導介紹瞭一下。之後,就和趙中遙一起走進瞭他們的軍工基地瞭。

“劉主任,你辛苦瞭,這麼大老遠的跑到我們這偏僻的小地方來指導工作。”趙中遙看著劉天明,先開瞭一句玩笑。

劉天明看著趙中遙笑道:“你什麼意思,合著我這是第一次來嗎!之前,我是不是根本沒有來過你們這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。”

趙中遙聽瞭,就又開玩笑道:“之前是來過,可那個時候,我們這個基地還沒有正式開工呢!這一次,你來的正是時候,我們全廠職工,正在沒日不夜地進行AK-47突擊步槍的生產任務呢!”

“是嗎!那我們趕緊到車間看看吧!”劉天明說完,就和趙中遙一起向車間的方向走去。

在經過辦公樓前面的一塊水泥地時,劉天明,就是四下看瞭看。他指著地上的一片廢紙說道:“趙中遙,你是怎麼搞的,我不是給你說瞭,要你把環境衛生搞一下嗎!這裡,怎麼還會有廢紙呢!”

王主任,這時也走到瞭趙中遙面前,他也看瞭看四周,也看到瞭一塊廢紙,於是他也就看著趙中遙,有些不太高興地說道:“趙中遙,你是怎麼搞的,我們前幾天,不已經通知瞭,要你們把環境衛生給打掃一下嗎!怎麼,今天我們來檢查瞭,這衛生區還有廢紙呀!你們這環境衛生可是搞的不怎麼樣呢!”

趙中遙聽瞭,先是自己走過去,把地上的兩片廢紙給撿瞭起來,然後又仍到瞭一個垃圾箱之中。之後,就又來到瞭劉主任和王主任面前說道:“不好意思,兩位領導,我們基地,最近的生產任務特別的緊張,根本抽不出人來打掃衛生呢!”

劉主任聽瞭,就又瞪著趙中遙說道:“怎麼,難道你們基地現在就沒有閑人嗎!你辦公室不是還有兩個秘書呢!她們怎麼就不能把環境衛生打掃一下。”

趙中遙聽瞭劉天明的話,就又有些無奈地說道:“劉主任,你別這麼說,我早就把趙倩倩和陳玉美都安排到車間組裝AK-47突擊步槍瞭,那還有閑人。”

劉主任聽瞭,先是點瞭點頭。之後就又看瞭看,站在不遠處的兩個老傢夥說道:“那他們呢!你不會告訴我,你連兩個同志都不放過,也要讓人傢到車間幹活吧!”

趙中遙聽瞭,就趕緊看著劉主任說道:“我怎麼敢讓人傢老專傢到車間幹活呀!我也隻是給他們安排瞭一些力所能及的話呀!”

“哦,力所能及的活,那是什麼活。”劉主任聽瞭趙中遙的話,就是看著他奇怪地問道。

超級軍工科學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