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哄睡app下载

葉普島的才俊之戰現場,揭幕戰眼看著就要開始,眾人的熱情也都開始高漲瞭起來。

“師兄,我們要押註嗎?”這時候,一個白君山的弟子小步跑到瞭白城壁的身後,壓低瞭聲音,說道,“我覺得,李洪先師弟百分之百會獲勝,他的對手名不見經傳,說是來自於鐘陽山,但之前根本沒人聽說過。”

“那為什麼鐘陽山的其他優秀弟子沒有過來呢?”白城壁問道。

“據說悠然仙子在閉關,她的親傳弟子李雪真也沒時間過來,隻能隨便抓個人當壯丁瞭。”

“我覺得他怎麼有點面熟,好像在什麼地方見到過。”白城壁看著蘇銳,眸光之中閃過瞭一絲精芒。

“大眾臉唄。”一旁的白君山弟子說道。

“不,我想起來瞭!”白城壁的眼神之中流露出瞭一絲不為人所察覺的陰厲:“他就是白鶯身邊的那個男人!”

“師兄,那……最後押註就要開始瞭。”

“給我壓二十萬塊,壓在李洪先師弟身上。”白城壁低聲說道。

這二十萬塊,對於白城壁來說,也是不小的數目瞭。

畢竟,並不是所有的江湖門派都很有錢,哪怕白君山的經濟實力不錯,可是,白城壁每年也沒多少賺錢的進項,偶爾替師門做一些任務,拿一些獎金,能有個四五十萬的存款,已經是殊為不易瞭。

而且,江湖中人,常年在山中苦修,靠門派供養就可以瞭,山外的繁華和他們並沒有太大的關系,能用到錢的機會並不多。

這一下,就要壓二十萬在李洪先的身上,這白城壁也是出瞭血本瞭。

當然,這也體現出他對師弟的實力是多麼的自信。

“師兄,真的要押這麼多錢嗎?”一旁的小師弟有些遲疑。

“沒錯,就押這麼多,李洪先師弟不可能輸的。”白城壁淡淡的說道。

看他的樣子,一切盡在掌握之中。

“好的,師兄,我現在就去下註。”這小師弟說道。

“另外,幫我告知李洪先一聲。”白城壁讓小師弟附耳過來,低聲耳語道:“待會兒,讓他能下多重的手,就給我下多重的手,上瞭擂臺,都要簽生死狀的,刀劍無眼,讓他給我往死裡虐這個傢夥!”

…………

“什麼?還要簽生死狀?”

蘇銳在準備上臺之前,聽到裁判這樣講,不禁有點意外。

倒是軍師和夜鶯都不怎麼擔心,她們可不認為蘇銳會在這樣的場合下敗北。

夜鶯還坐在觀摩臺上呢,她的目光一直鎖定在蘇銳的身上,唇角輕輕翹起,雖然這一絲微笑並不明顯,但是卻能讓所有人都感覺到,這位未來的翠松山女掌門此刻的心情非常好。

“呵呵,如果他們兩個之間沒有一腿的話,我把腦袋擰下來當球踢!”白城壁註意到這瞭夜鶯的神情,冷笑瞭兩聲,心中醋意大生。

在白城壁看來,自己是如此優秀的男人,怎麼可以讓女神對別的男人青睞有加呢?

“是的,上瞭擂臺,每一場都要簽下生死狀。”這裁判解釋道:“畢竟刀劍無眼,很容易造成誤傷,雖然有六個評委和裁判在旁邊盯著,發現危險情況會出手制止,但總有出手不及時的情況發生,所以,哪怕我們會盡力保證所有青年才俊的人身安全,但是……是生是死,更多的還是要看你們自己的實力。”

“原來是這麼回事兒,我尋思著這才俊之戰也不會變成自相殘殺。”

蘇銳點瞭點頭,隨後在生死狀上簽下瞭自己的名字。

那個李洪先看瞭看蘇銳,也簽下瞭名字。

他不過是個二十二三歲的青年,比蘇銳顯得要稚嫩一些,但是在看蘇銳的時候,目光裡面總是有著非常明顯的敵意,當然,這敵意之中還帶著一絲非常清晰的嘲諷。

蘇銳完全沒弄清楚這敵意究竟是從何而來的,他隻能把對方這樣的態度歸結為——年輕氣盛。

其實,李洪先也在自己的身上壓瞭十萬塊錢。

作為有著奪冠概率的種子選手,李洪先這樣的少年天才,自然是看不上蘇銳的,在他看來,這第一場比賽,必然是自己的單方面碾壓。

再加上有白城壁師兄的授意……所以,事情好像變得更加有趣瞭起來。

想到這兒,李洪先的嘴角露出瞭一絲微笑。

比賽雖然尚未開始,但他好像已經看到瞭勝利的曙光瞭。

“待會兒還得麻煩你讓讓我。”蘇銳咧嘴一笑,這多謙虛啊。

他可不介意扮豬吃老虎,也不介意把對手的自信心沖的更強一點。

“我為什麼要讓你?”李洪先冷笑著開口道:“有你這樣的渣滓參加才俊之戰,簡直是這才俊之戰的恥辱,我會在第一輪就把你打下擂臺,送回傢!”

蘇銳有點懵逼:“我得罪過你嗎?”

李洪先說道:“這個還沒有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蘇銳看著這李洪先:“上來就罵人,你有病嗎?”

幾個評委聽到,都有些想笑,他們覺得,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好像非常有意思呢。

其實,現場抱著和李洪先同樣想法的人可不在少數。

蘇銳這名不見經傳的,要去挑戰李洪先這位年少成名的白君山天才,結局幾乎是鐵板釘釘的。

所以,在官方的押註結果裡面,李洪先的押註總金額竟然到瞭一千多萬。

當然,哪怕那些沒有到現場的江湖世界成員們,也能夠通過這官方網站的直播觀看比武,並且實時進行遠程下註,所以,相對於那龐大的江湖世界總體人數而言,這一千多萬的下註金額並不算特別恐怖。

畢竟這是萬眾矚目的揭幕戰,而且,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這一局根本不會有任何變數,押註就代表著穩賺不賠,簡直相當於保本保息的理財產品瞭。

“看現在這賠率,也就是說,我們押大人獲勝,一塊錢就能變成十塊錢?”兔妖捧著手機,她的兩隻眼睛都冒出綠光來瞭!

軍師在一旁輕輕笑道:“是啊,你倒是可以投一點,而且,這賠率在開賽前十五分鐘就已經確定瞭,不會實時變化,所以……有的賺瞭。”

“那我們會不會把官方大盤給搞破產啊?”兔妖喜滋滋地說道。

“那就是規則的漏洞瞭,而且是規則允許范圍之內的,誰讓他們在確定賠率的時候這麼不走心呢?”軍師輕聲說道:“你也幫我押註一百萬。”

“好嘞。”兔妖說道:“我也押五十萬的零花錢上去,搏一搏,奧迪變成佈加迪!靠大人瞭!”

當這一百五十萬的押註金額出現在蘇銳的名字後面之時,現場頓時一片嘩然!

“這是哪個錢多人傻的傢夥,竟然在這男人的身上壓瞭這麼多,這是要血本無歸啊!”

“是的,畢竟對手是白君山的李洪先,我看啊,他是一分錢都別想收回來瞭!”

“等著看好戲吧,唉,估計某些人哭都來不及。”

而這個時候,那個坐在觀摩臺一角、有著絕代風華的姑娘,也對著一旁的侍女示意瞭一下。

這侍女見狀,點瞭點頭,側過身去,避開眾人的視線,隨後掏出手機,登陸官方大盤界面,在蘇銳的名字後面也押註瞭五十萬。

雖然這位侍女很不理解自傢小姐從昨天到現在的所有舉動,但是,她也不會多問。

跟著小姐這麼多年,這個侍女姑娘對李秦千月可謂是忠心耿耿,甚至有些盲目信任。

於是,她也掏出另外一個手機,登陸瞭自己的賬號,一咬牙,把一萬多塊的存款全部押註到瞭蘇銳的身上。

看到蘇銳的押註金額又飚高瞭五十幾萬,臺下又是一片議論之聲,大部分都是在嘲笑,倒是少數人露出瞭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因為現在的蘇銳看起來真的一點都不緊張,這個傢夥在登上瞭擂臺之後,反而還面帶微笑的四處看著,似乎對很多事情都很感興趣。

這可能是無知者無畏,也可能是本身的實力就強悍到瞭讓他如此自信的地步。

李洪先看著自己的對手,冷笑瞭兩聲:“你輸定瞭。”

“反正,先別那麼自信好瞭。”蘇銳搖瞭搖頭,又把目光瞥向瞭觀摩臺。

這邊距離觀摩臺稍稍近瞭一些,他於是也看到瞭坐在一角的李秦千月。

哪怕這姑娘的臉上罩著白色面紗,無法真切的看清楚她的面容,但是,蘇銳還是本能的泛起瞭一股熟悉之感。

隻是,現在的蘇銳還說不清楚,這種熟悉感到底是從何而來的。

李秦千月的眼睛也正看著擂臺呢,正好看到蘇銳的目光射向瞭自己,不禁輕輕地點瞭點頭。

這個點頭的幅度並不大,但是卻被蘇銳看到瞭。

這貨更加意外瞭——這大美人兒給我點什麼頭?難道隔著老遠就被我的魅力所折服瞭嗎?

當然,現場也有一些人看到瞭李秦千月點頭的動作,他們都不知道這位風華絕代、名聲堪比悠然仙子的大小姐,究竟是在對誰點頭示意。

很多人順著李秦千月的目光看到瞭蘇銳,但是,他們都自動地忽略掉瞭這個答案。

超級護花天王